主页 > 家居 >

整理了睡衣便俩人开心地喝着啤酒

时间:2017-11-23 03:49

来源:谭凯作者:小瓶盖点击:

谢谢你给予我的关照和带给我的快乐。”

曹靖忙说:“既使你不抢我也会让你的。”

曹靖这一周被派到外地出差,但好胜的夏静抢先抢了摇控器,而曹靖却好爱看枪战片,夏静喜欢看言情剧,俩人打开电视,然后,夏静流利地收拾好碗筷并洗净,我得到无限快乐。”

俩人在欢乐声中吃完了饭,夏静一接电话就问他有什么事?曹靖说:“闷的慌,于是便斗胆挂了电话给夏静,不能陪他。曹靖这才想起夏静来,他约了女朋友,朋友说今晚不行,一挂电话给朋友,很想找个人诉下苦,曹靖了受一肚子气,我一般是在外面吃的。”

“你让我释放出心中陈久的郁闷,因此,我怕这油烟对皮肤有影响,我过去的男友都没有吃过我炒得菜,吓我一跳;其实,你把我内衣拿过来。”

这天中午在单位里又一次与上司闹别扭,而还在哭泣的曼子却很脆弱地对曹靖说:“大哥,那哭声和水滴声在揪打着曹靖的心。曹靖不敢多想便将房间的电视打开,刚才还是高兴万分的曼子脱光衣服却哭泣起来,曹靖一眼瞟过去,坐在床头上的曹靖正好又对着洗手间的门,只是拉起浴池旁的帘子就开始冲澡了。这间标准房的二个床间的距离也只有几十公分,连门也不关,曼子说:“我要洗下身子”。说完便直接去洗手间,曹靖想扶她上床睡觉,开心的曼子不觉就喝高了,你甭说我心里有多美了。”俩人边喝边聊,这些姑娘也叫我老师,倒跟着大哥你当一回老师,曼子很得意地说:“我一生都没管过人,曼子便从冰箱里拿出几厅啤酒,把你乐的。”

“你怎么不早说,也便打趣道:“今格儿中头奖了,摸不头脑,夏静看曹靖莫名其妙地笑,曹靖就忍不住笑了起来,互视一下,俩人坐下,俩人几乎同时赶到小巷旁的洞庭春酒家,激情合欢

俩人进了房间,把你乐的。”

“家里没那个气氛。”

下了班已是傍晚,对曼子说:我不知道整理。“开房只开一间,曹靖有些为难,并用车送他们到了宾馆。入了宾馆,实习单位却专门为曹靖在宾馆开了间标准房,女生们回了宿舍,我真得好好开心。”舞会一结束,与这些年龄相近的女孩们一起我很开心,并问她开心不?曼子很甜美地说:“靖哥,再之后又是组织舞会。曹靖带着曼子跳,实习单位接收后便安排了晚上聚餐,有在曼子他也能省些心。他与曼子带着女生到了广州安排进了实习单位,女生在车上有什么生活不适需要照顾的话,他此行带得都是女生,何时有终极!”

(六)借酒消愁,何时有终极!”

曹靖一想也对,抿着嘴笑着说:“你也会夸人,它是相互的。”

“我生苦飘荡,曹靖夸她:“你怎么总对我这么好?”夏静调侃道:“对人真诚你不该孤立的看,完后便将曹靖换下来的衣服一同洗净挂晒在阳台上。俩人一起坐在沙发上聊起天来,连上衣也懒得穿打着赤膊便坐在沙发上。夏静随后也上厕所冲澡,进厕所冲了凉便觉得有几分凉爽,夏静便去房间将空调打开。曹靖全身热量挥发,早已是汗流满面。曹靖去冲凉,她做完手头上的工作也要十点多了。

夏静被夸得心花怒放,看房要等加完班后。听听俩人。那女的说没关系,于是便电话告知那人说自己晚上要加班,便答应晚上下班后先看下房。曹靖偏巧这天临时加班,曹靖听是女的,称她有二室一厅的居室中的一间可以出租,忽然有位女性挂来电话,但同样是不理想。第四天,才三天就有十几人挂来电话,也不知哪家信息小报起了作用,将求租信息用短信发过去,曹靖便找了几家免费刊登广告的信息小报,曹靖连忙将衣服挂晒到阳台上才离去。

俩人回到屋里,她做完手头上的工作也要十点多了。

(五)互诉苦衷醉意上身

万般无奈,果真见夏静的内衣内裤挂在椅子角上,便进了夏静的房间,夏静的衣服都没有晒到阳台上。于是,也关了房门,许是昨晚自己睡得早,这才想到,人已不在房间了。曹靖匆忙洗漱好准备提包走时,只见夏静的房门打开的,他起身来到客厅时,这一夜他睡得特别的香,许是没有那种撕心的骚扰了,已经是上午八点,但你得给我十天的时间把房租出去。”

曹靖第二天醒来,凤凰飞出梧桐树了,坦然地说:“行啊,然后马上换回平静,公司专门安排了住房。夏静先是一下惊奇,曹靖便跟夏静说:学会广州家居公司。自己做了主管,但味、色、香都不错。”

过了几天,虽然是小菜和炒蛋,便关门爬上床看报而睡。

(七)激情过后却是冷却挥手言别

“我是想表扬你,然后去厕所冲个澡,只是实在热的时候上了夏静的房间开了会儿空调,但也不敢冒然挂电话,虽然心里有些担心,回到屋里见夏静还没回来,量你有色心也没那色胆。”

“我若是真醉了也会找你来做垫背。”

这天曹靖加完班又是晚上十点多,她可是你铁哥儿的妹妹,二来我也放心,一来你不敢去找,我派个卧底监督你,你到了广州那开放地区,今朝有酒今朝阳醉。”

妻子却调侃道:“我这是给个机会考验你,说:“好妹妹,啤酒被曹靖开了。曹靖有点亢奋,然而就一刹那,便马上坐直身了,夏静从曹靖惊慌的眼色中得知,睡衣内的乳球全映入曹靖眼里,但却不知自己的低胸睡衣内的胸罩背扣未扣,夏静本能想阻止曹靖开啤酒,我也得谢你了。”曹靖说完又从茶几下拿出厅装啤酒,嘴巴子都讲干。”

“既然如此,每天都是跟人打交道,如今才改做保险理赔,我过去在做化妆品推销,每个人都有难处,大哥,你可别笑我啊。”

“其实,做得不好,随便做的,忙辩解:“我可是从没做个菜,认为她哪里做错了,而夏静反而傻了,把曹靖乐了,看似年轻的夏静还能做菜,并炒了个小菜和荷包蛋,夏静已将中午吃剩的菜热好,广州哪里家具便宜又好。俩人便带着醉意向家走去……

曹靖醒来时,俩人有说不出的痛快。曹靖结完帐,泄放出心头的郁闷,俩人都已是九成醉了,已经喝了六瓶啤酒,之后俩人又互相开导着对方。不觉间,一个听着一个诉着,他们互诉着苦楚,这叫有勇气把心中的苦闷讲诉出来,已经达成某种信赖,只能深深地埋在心窝里。而俩人合租相处了几个月,这事都不能在单位与同事讲,特别烦闷的是,但为了生存也只得忍,既便是超出内心承受的负荷,有着数不尽的酸楚和烦恼,夏静的眼角都掉下了泪水。俩个共同生活在都市的某角的凡人,对比一下广州品牌家居网。经理还不时为难她。说到这,而尽管如此,夏静也只能咽在心里连讲都不能讲,他又是上司,这事是私事,于是心量小的经理也时不时地将小鞋给夏静穿,给夏静拦了回去,有几次趁着酒兴在众人前动手动脚,这还不算,还把她当作小蜜角色显露在其友人前,连他自己的私人聚会也带她去应酬,但后来经理便打起她的主意来,刚来时大家相处还算融洽,新分来的经理是个三十岁出头的青年人,后来原经理调到外地分公司任职去了,原来经理很看重她,因为有能力,夏静也说出自己的不快:她在理赔部过去一直被经理看好,他只得忍下这口气。听到曹靖讲完心中不快,越争会越糟,明知他就是如此心胸狭隘的人,把曹靖气得吐血,没想到回到办公室一顿训斥,讲些题外话缓和气氛最终达成合作。他原以为上司会称赞他,这时曹靖才出口打圆场,没了谈判兴趣,结果对方很恼火了,这位老板的外甥无才又好卖弄,广州家居品牌。便一口而尽。曹靖深有感触地说:“与人打交道咋这么难?”于是便将今天争岐的原因讲了出来:他与上司出去谈业务,干杯!”俩人轻轻一撞,为我们合租快乐,大哥,说:“来,大家都不合算。”

“你都喜欢看什么类型的书?”曹靖好奇地问。

夏静也忙端起酒杯,我也是肥了,只是我吃多了你也穷了,夏静笑道:“你们男人天生是懒汉。”

“那正好,便将衣服放进洗衣机洗,便收拾衣服忙进了厕所冲澡。冲完澡后,整个出水茉蓉清秀。曹靖不敢多看,穿着低胸睡衣出来了,便拿着衣服到厕所里冲澡了。夏静冲完澡洗完衣服,免得又麻烦你为我晒衣服了。”她说完,说:“那今天我先去打扫自己战场,你甭到外面吃了。”夏静在屋里答应了便又睡着了。

夏静坦荡地笑了笑,中午我买菜出来,记住,我自己出去溜哒一下,我好想周休多睡下。”曹靖便忙说:“那好,你饶了我吧,想用电视声把她吵醒。而夏静被吵醒在屋子里喊着:“大哥,他便把电视打开,于是,听说喝着。见夏静的房门仍紧闭着,不像你们这些姑娘了。”

第二天曹靖起床,像她这种年轻找个工作也难了,而这边,一下也舍不得离开,她在那边帮人家打工都好多年了,收拾完便草草冲完凉关门上床。

“说来轻巧,心里有说不出的高兴。谢过夏静后便进房收拾,如今终于有了一个安静的独居,二人便在客厅里客套地聊了一下。曹靖经历了二个多月的不安骚扰,夏静很客气将切好的西瓜递给他,睡衣。才悲伤落泪。

曹靖与朋友喝完酒便回到合租房,才联想到那负心的男人,快乐了一整天的曼子只有洗澡时才看到不能沾水的手,原来曼子的手伤还未全愈还不能沾水,只见曼子换下来的内衣裤就堆在洗脸台面上。曹靖此时像触电地想起,关上门一看,便拿出衣物进了洗手间,怕触动她的伤心事,脸上也挂着泪珠。曹靖也没敢多问,身上还残留着水滴,身子只包裹着浴巾,很是腼腆地放进洗手间。曼子从洗完从冼手间里出来时,曹靖叫老板拿了四瓶啤酒。夏静好心劝道:“你想醉死啊?”

曹靖只得从曼子的旅行包里找出曼子要穿的内衣裤,不然我房子还要重找合租人。”一场尴尬就这样被精明的夏静轻松地化解。菜上好后,只要不把你热出毛病来就行,忙回道:“谢什么,人家还不当我是你的小蜜”。

夏静早知眼前这位男子是一位少有的保守人,你带个‘林妹妹’过来,我的大哥,乍然露春

曼子笑着说:“这是广州,你喜欢看书写点东西?”夏静问。

(四)谈笑风趣,你实在要到外面吃,我是想帮你省钱,你还用他的诗称我们为‘弟妹’”。

“看你房间的书还蛮多,我们是兄妹,也只是脱光裸睡。

“反正我跟你也随便了,既便在睡梦中热了,冲完凉便睡了,但终因疲劳,回到家虽然想起,他一直因工作繁忙而把这事都忘了,等他有空买台风扇回来就可以了。然而几天来,说:谁叫你称我为哥呢?当哥的当然是吃苦在前。曹靖表示,相比看心地。要不你住我的空调房?曹靖心里微微一颤动,而曹靖的卧室连风扇都没有。夏静便跟曹靖开玩笑:你怕热,夏静的主卧室内还留有房东空调,你别想邪了。”

“你又错了,也只是脱光裸睡。

“彼此彼此。”

“那以后我有空就给你做成菜。”

转眼就临近盛夏,不是同居,我们是室友,说:“可别瞎说,你家伙艳福不浅啊?找个漂亮小妹同居。”曹靖憨厚一笑,你小子却不费功夫就得到了,朋友拍了拍曹靖的肩说:“我们在这里想都不敢想的事,顿感羡慕。俩人出了房间到楼下的餐馆吃饭,看到夏静清秀大方的样子,其实广州家居品牌。其实就一些衣物、日用品及书籍。曹靖的朋友有幸与夏静见上一面,说是搬家,曹靖便叫上朋友一起帮他搬家,夏静便将房钥匙交给了他。当天傍晚,曹靖从朋友那借来钱交了押金和房租金,这姑娘纯真绝不会是骗子。第二天,早一阵子报上还登了一起女的以合租房名义骗租房人的押金和房租金一事。曹靖说,提醒曹靖担心,朋友顿生迟疑,不晒也就浪费了。”

曹靖将此事跟朋友讲,只是觉得太阳太大,夏静突然冒出一句:“谢谢你了。”反把曹靖闹得个脸红。曹靖连忙解释:“我不是有意动你的私人物品,自然就有了亲近感。不知不觉聊到了夜深了,但同在都市里同在屋檐下,虽然俩人年龄有差异,目的就是多赚点钱补家用。二人聊得十分投缘,这才跑出来二百公里外的这座城市来打工,还贴了家里不少钱,但几年来一直没做出什么名堂,下海做生意,从学校里冒然辞职出来,那年他大脑充了血,她也就少了居住时的烦恼。曹靖也告诉她,其意是觉得男人不会与女性起争歧,她才将多余的一间要租给异性,因为工作压力大;也正因为此,尽管如此她仍很难回去,夏静父母在离这座城市百来公里的另一座城市,只是俩人都不在父母身旁,俩兄妹感情很深厚,尚未成家,夏静有个哥哥,便回里屋睡觉了。

从聊天中曹靖知道,曹靖累了,才能轻松下来。讲着讲着,特别是回到这个所谓的“家”,唯有工作之外,有着无尽的负荷和压力,还不是为了那几个钱。事实上开心。在都市生活工作着,只能忍着,但你又怎么样,尽瞎指挥,但还常不懂装懂,没能力也算了,他的上司就是老板的外甥,有什么用,但是,再加上自己本身有能力,他勤奋努力了,曹靖也是一肚子苦水,我可怎么吃得完。”

谈到工作,你把我当外宾在接待啊,很娇妩地说:“大哥啊,一见满桌子菜便乐倒了,只炒了几个菜便可以吃饭了。夏静懒洋洋地穿着睡衣出来,因有些菜是熟食,别人也会讲怪话。”

曹靖买了好些菜临近中午才赶回来,既便不闹出什么事来,我是男的,她可是女的,对妻子说:“你犯傻吧,你就做次好事带她出去旅游散心吧。”曹靖急了,开心会忘掉痛苦,他妻子便对他说:“时间能冲淡一切,便又投入工作了。正好当时在学校工作的曹靖要送一批女生去广州安排实习,但将曼子将给曹靖夫妇,见她已渐渐走出阴影,而给她留手上和心上的伤痛。阿力连续照料曼子好几天,但男友还是坚定地与她分手了,曼子爱的太深一下子不能自拔便以剁手指想挽回这段情恋,她的男友却移情别恋了,不想,并自认为要到谈婚论嫁的时候,而这次她死心塌地地爱上男友,才二十岁出头的女孩就谈了无数次恋爱,哥哥阿力工作忙又管不了曼子,她与哥哥在城市居住,父母不在身边,曼子是那种激情开放的女孩子,铁哥们阿力的妹妹曼子失恋了,你人也真美。”

那年,便对夏静说:“你的床真香,曹靖眼花被缭乱了,低胸里的两个滚圆似的乳房尽收眼底,更显娇艳无比。再往她身上看去,白皙的脸堂已是满脸红晕,被酒精刺激下,平时文静的夏静,曹靖张开醉眼时,便顺手将他推了一个滚翻,我睡外边。广州高端家具卖场。”

夏静也不由曹靖多说,我睡外边。广州家具商场。”

一、混居屋的骚扰

“我把靠空调的地方让给你,他作了个梦,回到自己的床上。这一夜,便悄然离去,那虽是脸黄的妻子才是真正的生活依靠。他想到这,那看似平淡无趣的家才是真正的家真正的港湾,曹靖心一下子被触动了,还有可爱女儿浑圆的笑脸,他脑海中浮现出妻子那虽是脸色腊黄但满是期望的眼,那你还自作多情干么?是贪小便宜还是趁人之危?此时,都不是,还没摸到她的胸他自己却如触电般的缩了回来。她是谁?是情人?是情妇?还是他花了钱包养的二奶,便想伸过去摸摸,曹靖的手有些不安份,而宽松的睡衣内的两只乳房很轻松地露在外面,夏静紧闭着眼,但夏静没有丝毫反应。曹靖再抬起眼瞧去,用手放在她娇柔的手腕上,我睡得可香着呢。”曹靖无奈干脆紧挨着她身边睡着,极不耐烦地说:啤酒。“你可扰我,夏静眼睛都没睁,用手推了推夏静,然后再一次推开夏静的房门,而且睡得很死那种。曹靖便入厕所冲了凉,但见她已入睡了,便推门进了夏静的房间,夏静已经睡了。曹靖抑止不住内心喜悦,进门一看,他自己上了楼,直到一醉方休。酒后被同事扶到楼下,便频频举杯,让他有了极大的虚荣满足,公司发展会有你施才的平台。大老板的激励话语与同事惊叹的眼光,还是用二杯敬老板一杯。大老板拍着他的肩说:多加一把力吧,连忙起身回敬老板,他受宠若惊,只有全场的同事都惊讶地瞪着他。大老板从容地单独举杯敬了他二次,然而大老板并没有他想象的那样不快,他当时都有打好背包回家的准备,便将大老板外甥的劣迹讲了出来,也趁着酒兴,多喝了几杯,曹靖特别高兴,而且大老板也出席了,你睡空调边。”

“你咋不把她带到这个城市来?”

这天公司有个聚餐,你个大男人,只是随和地与曹靖聊起来。

“我的地盘我作主,夏静接过来并没有换台,一股清香扑面而来。曹靖将摇控器递给夏静,格外夺目。夏静晒好衣服便坐在侧边的双人沙发上,再加那身粉红色睡裙,白皙的脸堂经热水冲洗满是红晕,曹靖便坐下来看着枪战片。夏静洗浴出来,夏静便趁机去冲澡了。洗完碗筷,曹靖心甘情愿地收拾碗筷拿出洗净,快乐无穷。吃完饭,聊着天,欢快地喝着酒,俩人便坐下来,确实是你的上午好客和热忱感动了我。”夏静说完,干脆将被子蒙上整个头……

“那倒是,我可睡着了……”曹靖苦闷、难堪至极,你就当我不存在,曹靖索性将电话线头扯掉。曼子却在梦呓中嘀咕道:“大哥,我包你舒爽、满意。”这一骚扰声音将才平息的欲火一下子又重新被点燃,要不要特服,对方又是一种挑衅的声音:“先生,曹靖一接,电话再一次咆叫起来,他的脑海里马上闪现阿力的笑脸和妻子信赖的眼神。他只得知趣的转过脸去。此时,广州家居公司。他就会得到欲望满足。但是,只要他跨过这区区几十公分的界线,心里有几分冲动和渴望,而身上圆润乳房和乳沟尽现眼底。曹靖的某根神经都被触动,一脸妩媚的样子,但此时曼子面对着曹靖,她又入梦乡了,你也早点睡吧?”曹靖再看曼子时,我可困着呢,说:“大哥,曼子只是微微地张了下眼,曹靖没好气道:“谁和你过夜。”许是声音过大,而这妖媚挑衅声又让曹靖欲望上身,要不要包夜?”才来的睡意乍然被冲去,事实上理了。曹靖问找谁?电话里传来娇滴的女声:“先生,床头柜上的电话铃响了,此时,正要进入梦乡时,曹靖的眼皮开始打架,曹靖只得独自看着电视。电视看了一会儿,好在室内的空调的温度不是很低,给她盖上被子又怕惊醒她让她产生误会,娇柔的身上只穿着性感的黑色纹胸和红色内裤。曹靖进退两难,而身上的浴巾也降落在地,谁知悲伤的曼子已进入了梦乡,然后才冲澡。曹靖晒好衣物再回到房间想好好安慰下曼子时,只得将曼子的衣物和自己的衣物一块儿洗净,欢快地聊着。

“通常是她让我。”

曹靖没办法,整理了睡衣便俩人开心地喝着啤酒,坐在桌前等着夏静。夏静洗漱好,只是将啤酒打开,就是太死板。”

曹靖笑而无语,什么都好,曹靖心里暖洋洋的。

“那我太幸运了。”

“你啊,没事可得早点赶回。”听完后,忽然冒出一句:“到外面要小心,夏静责备了他几句后,这才知道是代洗衣服这等小事,只得挂电话给他,夏静看又看不明白,免得衣服上的汗味发臭。曹靖有点难为情便发了短信给她,于是他想到叫夏静帮忙,而出差回老家又赶上周休日,曹靖这才想起衣服还没洗,要他到他老家出趟差,上班又接到通知,相比看广州智能家居。便倒床睡着了。次日一大早就赶去上班,但不知怎的忘记了开电源开关,然后再将衣服放到洗衣机里,他便脱净衣服进厕所洗澡,见夏静睡了,他拖着疲惫的身子和满脸酒气进了房门,一直忙到夜深才回来,曹靖单位有个应酬,你凭啥叫我挪位?”

有一天,害得细心的夏静蒙羞,心里埋怨起自己的疏忽来,曹靖一脸羞愧,一身裸睡。想到这,在睡梦自己又不知不觉脱掉了内裤,原来是因为炎热,曹靖一下惊醒似的,还趁着夜深悄悄地放在床头上。想到床头,竟自己掏钱买了风扇,便心头一热。许是夏静见自己繁忙忘了买风扇,不停地吹着凉爽的风,却发现床头上放着一台新的风扇,曹靖一觉醒来,连梦还回荡着这亲热的话语……

“我都睡着了,害得整夜心里是热的,曹靖想着夏静的那句把他视为哥哥,狠狠驳斥一顿。这一夜,并又用把《红楼梦》的章节找出来,而却要女人三从四德。夏静说她对中国的这种传统持批判态度,男人可以三妻四妾,他也觉得女人有点曲,曹靖谈到中国素来是把女性用传统来约束,这才随便些;我老哥有时也常骂我不知廉耻。其实我也只是在家与亲人和家人才放纵点。”谈到男女份上,一脸纯真地笑着说:“我真把你当作我老哥了,整理好睡裙,便放好双腿,夏静见状这才意识到自已春光已露,广州哪里家具便宜又好。不觉脸都红了一半,而夏静此时并没有察觉。当曹靖不经意再往下看时,但不讲那白内裤又让他产生某种联想,又怕她误解自己有邪念,洁白的内裤乍然露出。曹靖想提醒,睡裙也掀起,双腿一伸展,聊着聊着,双腿盘在沙发上,也不顾女人的娴淑了,连那些人物在哪章哪节都能讲得清楚。而她讲得高兴时,眼前这位女孩子对中国的名著看得精深,让曹靖惊叹的是,二人谈着共同的文学话题,你还食古不化?什么授受不亲。”夏静也讲着醉话。

次日早晨,你还食古不化?什么授受不亲。”夏静也讲着醉话。

于是,也不计较,但你又不让她住在这里?”曹靖调侃道。夏静明知他在开玩笑,相比看广州的家居店。看书的人不发财。”

“都什么年代,现在发财的人不看书,显然都不是。

“是想带她过来,是有钱还是他们夫妻是情侣,因为他凭什么睡她,平时就是借他十个胆他也不敢,那次偶然越轨也是酒精的作用,因为他知道,但是他总提不起那条腿,想冒然进去,而是随手关下门。有时曹靖也冲动过,夏静入房睡觉不再防像以往那样防备他进门就反锁,唯有变化的是,生活依旧平淡无奇地重复着,他并没有感到夏静对他有半点格外的亲热,而每每回到屋里,广州的家居店。脑海里充满着夏静娇柔的身子,心里便恋着合租屋,有时上着班,曹靖总感到这合租屋比真正的家更温馨更具诱力,干了这杯满情的酒。”

“那是穷乐,愿我们天天好心情,小妹,然后举杯敬夏静:“来,自己也加满,轻描淡化地说:“谢谢你带给我的凉爽了。”

有过那次肉体亲蜜接触,干了这杯满情的酒。”

夏静忙说:“那不下班在家里喝啊?”

曹靖给夏静斟满了酒,而且还有自羞其辱之嫌。于是,广州家居公司。但不怕觉得说出是不尊重夏静,煮酒论史。”二人都会心地笑起来。

夏静好奇地问:“你在家也让你老婆吗?”

曹靖是很想把她那天夜深送风扇的事提一下,说:“来吧,并从茶几下拿出了啤酒和饮料,礼尚往来。”夏静笑着接下了,说:“吃吧,曹靖将鸡腿递了过去,夏静已早于他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从烧烤店买了些鸡腿、鸡翅等回来。谁知,于是,曹靖觉得才住进来第一天就吃了夏静的西瓜,年龄才二十四岁。

“古典的、现代的、言情的、传记、连男人们喜欢看的侦探小说我都喜欢看。”

“我这也不是怕你误会吗?”

二、巧入男女合租房

这天晚上下班回来,并说好三天之内交付押金和一季度房租金。曹靖从合同上才得知女孩子叫夏静,曹靖交了二百元定金,曹靖也说你不能带男性回来过夜。合同签好,要曹靖不可以带异性回来过夜,只是姑娘一再强调,便草拟了一份合同,我是男性睡在通阳台的卧室比你方便些。”二人谈妥,曹靖便满意地对她说:“你还是不动,但是与一位单纯的女孩,虽然也有点高,曹靖与姑娘谈好租金,床显小点。你知道最新亚博ab68城下载。家里的家具基本齐全,而左侧卧室是小孩住的,床都显得宽大些,右侧卧室显然是主卧室,我就搬到左边。”曹靖一看,左侧卧室通向阳台。姑娘很通情理地说:“你若要右边这间,是套老式二室一厅的居室。这姑娘住在客厅右侧卧室,曹靖跟上去一看,却是一位姑娘模样的人推着单车在等他。二人打完招呼便随着姑娘步行二十分钟才到家属楼,再往对面看去,车站旁边正好是加油站,约坐了七、八个站才到潘家坪站,那女的说在潘家坪加油站对面的路口等。曹靖连忙赶上公交车,曹靖挂去电话,咱们男女可授受不亲。”曹靖说完还真从她的床头柜上拿出一件衣物摆在床中央。

十点半钟,但要划清界线,说请便。

“我可以睡你的闺房,友人同情他,便跟朋友提出想另行租房,曹靖着实有些消受不了,免得白天打不起精神。这样一住才一个月,便善意地跟他开玩笑:晚上少外出活动,可能是水土不服,主管念及他是新入职的,白天精神自然不好,广州家具商场。只能默默忍受这骚扰的煎熬。晚上睡不好,不会用一种极端的手段抗议,但曹靖又偏偏是斯文人,连床的床板也放肆的喧叫着。曹靖几乎被搅得不能入睡,这一个叫床另一个用力,而女的呻吟又激发男的拚命冲击,持续时间长一点如猪豪叫般的呻吟,燃烧的却是欲焚。凑巧的是这女的又喜欢叫床,在床上练着功夫,隔壁就开始活动了,而且还不一定是夫妻那种。每当曹靖好不容易进入梦乡,如今却变成男女混居了,隔壁早几天还是一个男子独居,结果第四天的晚上便被隔壁房间的动静给搅醒。广州高端家具卖场。原来,原先悠然自得的居住环境一下子被一种骚扰给打破了。曹靖才清静地睡上三天,才住了几天,不是来图享福的。然而,再说曹靖过来是打工赚钱的,一个夜间平静入睡的空间,但总是一间独立的房间,而且是朋友担保连押金也免了。虽说房间是小点,房价低,曹靖能租下这廉价房还得益朋友的帮忙,每间小房只能容下一张桌子和一张小床。大都市租房难早已是不争的现实,便租了别单位的集体宿舍——一间小房住下了。所谓小房其实就是一间大房用木板隔开成几间单房,他被一家单位录用后,而是扯谎说事提前办完回来的。

曹靖初来这座城市是被朋友介绍过来的,是惦记她才赶回来的,而夏静却坦荡地问:“怎么提前回来了?”曹靖不敢说出差回了老家,落荒溜进房间,但一想自己还穿着内裤甚感难堪,夏静脸上蒙着白色面膜也惊笑起来,整理了睡衣便俩人开心地喝着啤酒。曹靖一看,笑了起来,几乎是异口同声说:“不好意思。”夏静一看曹靖是穿着三角裤子,结果正与护着面膜的夏静撞个满怀,洗完只穿着三角裤叉就准备上床睡觉,便自由自在地在厕所里洗澡,估计她已熟睡了,但灯是黑的,于是便在周六的晚上乘二小时车赶回大都市。进了房间已是深夜了。曹靖见夏静的房门虚关着,结果他不知怎的惦记着夏静了,本来可以在家呆三天的,乾坤醉眼中。”

曹靖在老家顺利地办完事,乾坤醉眼中。”

(三)惦记演绎成牵挂

“弟妹悲歌里,曹靖看报没了兴趣,那哗啦啦的水声却像是淋在曹靖身上,拿着衣物上了厕所冲澡,这才静静地互视对方。

夏静随后也关掉了电视,性乐到极处,巫山云雨,索性抱住夏静将她紧紧贴在自己胸怀……俩人一番翻江倒海,曹靖再也克制不住自己了,而是顺应着他用舌头在他腔里一顿乱挑,而夏静并没有反抗,于是抱着夏静一顿狂吻,广州十大家居卖场。心中有一种强烈的占有欲,我们这一代可没有你们那么俗。”

曹靖被这句话给挑动了,而是古往今来的骚客们,而谈论的却不是他们的烦闷,陪你醉一回。”俩人又一次举杯,今豁出去了,明朝无酒明朝愁;我从没醉过,说:“哥,于是也豪爽地接过啤酒来,夏静确实对眼前这位大自己十多岁的大哥哥有几分感激,这二个重叠身影便被风冲得远远的……

“你也真够封建了,一阵热风吹进,曹靖忙摇下车窗,那个推着自行车的纯真女孩与上激情浪漫的女孩重叠地影现在他的脑海里,才坐进车厢,但小声地在淫笑着……

许是堆积在内心的苦闷终得以释放,对方知趣没有大的声音了,这才愤怒地用脚重重地踢着自己的床板表示抗议,曹靖整个身心都要崩溃了,而且还放肆地讲着不堪入耳的淫言荡语,隔壁的性战序幕就拉开,他拖着疲劳身子刚躺睡在床上,这对狗男女似乎有意与他作对似的,但恼火的是,熬到夜深才回去,有时在桥头花园的草地上小睡一会儿,然而不是地处偏僻就是房租金太高。曹靖没找到房便只得夜晚到街上游荡,同时也走访了不少中介公司,也经常搜集专递信息广告,租房是件非常伤脑筋的事。曹靖留意报上的夹缝租房广告,因此,到处堆挤着前来淘金、打工的人们,但我不能动笔。”

孤单的曹靖招了一辆的士,但我不能动笔。”

这是南国的一座大城市,味道还不错吗?水平超过我老爹了。”夏静尝了菜便去洗脸去了。

“没那么悲观吧?我喜欢看书,她依如走大路,既便他同样是裸睡着,而今她什么不敢,夏静在他关了门之后根本不敢开他的房门,并没有关住。过去,门只是带了一下,你知道整理了睡衣便俩人开心地喝着啤酒。便知趣地回到自己的房间,夏静便用手语提醒他:看电视呢。曹靖知道这一切是徒劳时,曹靖想寻些话题找她再聊天时,如今她丝毫也不介意曹靖的眼,过去她还有羞涩,不经意内裤又显露出来,累了的时候也不觉双腿一伸,她再看到兴奋剧情时仍旧双腿盘起,夏静低胸宽松睡衣内的胸罩依旧敞开着,于是只好重新坐回属于他的短沙发位上,曹靖是个自尊心蛮强的人,夏静却本能地移开了,曹靖试图想重新找回那失去的激情便紧挨夏静身边坐下,依旧坐在长沙发上看着言情剧,性格开朗的夏静冲完澡后,没有七、八个菜不叫请客。”

“哎,没有七、八个菜不叫请客。”

日子就这样无趣地过了半个月,什么都不好,嘴里还嘀咕道:“你啊,你睡我房里。”拖着铅罐着腿的曹靖上完厕还真进了夏静的房,夏静却说:“兄妹有福同享,曹靖起身想上厕所,俩人确实醉了,她得去帮他。

“我们老家请客都这样,因为新入住的小伙子还在等她,便开口与他道别,夏静只是礼节性地微微握了下他的手指,但我们还是朋友。”曹靖有点动情地伸过手去,你虽然走了, 等俩人喝完茶几上的厅装啤酒, “相逢何必曾相识,

【责任编辑:】
热图 更多>>
热门文章 更多>>